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中国历史经济大势(九)  

2015-12-10 10:42:11|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历史经济大势(九)

——— 在曲阜师范大学的讲座报告

  

午 夜 读书记
  在这样的背景下,杨炎提出了两税制。这个在中国经济史上大大有名的两税制——— 更多的时候在书上被写作两税法——— 其实很简单,就是把所有税收名目全部归并为两种,就是户税和地税,户税是人头税,就是按实际人口计算,再把每户按标准分出等级,按照贫富等级确定出税额。地税则是以大历十四年,就是公元779年,也就是杨炎提出两税制——— 他是在建中元年,就是公元780年提出来的——— 前一年的实际土地丈量数量为准。除了这两种税法外,其他乱七八糟的税费,一律停止。
  两税制除了上面这个户税、地税两种税法的含义外,还有一个含义,就是这两个税每年只征收两次,分别在春季和秋季。
  说明白后,可能有同学会很不以为然:还以为是多么复杂的税法呢,原来这么简单啊!
  可是,同学们,治国理财,最简单的才是最有效的,我们中国的历史上,各种名目的税收多如牛毛,而每一次向好的改革,说穿了也无非是化繁为简而已。可每一个皇朝,大都是初期简单,后来复杂,并且越来越复杂——— 中间也会有一两次乃至更多次化繁为简的改革,只是这改革都不会长久,改一次反弹一次,越改越复杂,越瘦身越增肥,从没出现过例外。
  杨炎的两税制也是这样,他最初的改革大获成功,解决了当时财政困难的问题,连对他其实并不怎么推崇的史书上都夸奖他:“救时之弊,颇有佳声”。
  当然,我既然说了所有试图挽救皇朝、治标不治本的经济改革都是死路一条,杨炎当然也不会例外,他后来在政治斗争中落败,不得好死,他的经济改革也跟着他一起落败。当然名义上的两税制还是维持了下来,一直延续到元明时期,否则我也不会在前面说他是历史上税制改革中影响最大维持时间最长的一次,但说实话,那也已不是杨炎所设想的两税制了。这个改革随着杨炎的垮台而名存实亡了之后,大唐皇朝不可避免地继续往深渊里滑落。
  就在杨炎的经济改革前后的时间内,还有过第五琦的盐税法和货币改革,王叔文的八司马改革,因为八司马中有柳宗元和刘禹锡这样的大文人,所以在历史上被提起来的多一些,知道的人也多一些,实际上都是些半拉子工程,还没怎么在经济领域里动手,这些倡言改革的人就在政治领域里被干掉了。我们今天就不多说了。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民生政策最好的一个朝代,但宋朝军队的战斗力不怎么样,老是吃败仗,我们现在很多堂堂皇皇的历史书上就总结说,那都是大宋朝太穷太弱的缘故。并且为王安石的经济改革编造理由,说王安石就是为了改变这样的贫弱状况才改革的,他的改革将会富国强兵,如果放手让他改下去,宋朝就强大无比了,就不会在与辽、金、夏作战时吃败仗了。
  事情当然不是或者至少主要不是这个样子,宋朝的民生政策很好,无论是政府还是老百姓,在中国的历朝历代里,都是相对富饶的。每年的国库收入都很高,同学们如果有兴趣,可以上网查一下,宋朝在王安石之前老是被动挨打时期的国库收入,和汉武帝、唐太宗这样几乎战无不胜的时代的国库收入比一比,你会发现宋朝的收入只高不低。
  那么宋朝的军队为什么老是打败仗,很简单,就是因为开国皇帝赵匡胤身为将军,从别人孤儿寡母手中抢下来的江山,他怕后来的将军有样学样,就不给将军们长期带兵练兵的实权。更荒唐的是,宋朝的将军出征时,要由皇帝制定作战计划,开到战场上,也要随时向皇帝报告,哪怕皇帝在千里之外,也要等皇帝的指示到了,才能按皇帝的指示展开军事行动。在那个靠骑马传讯,日行二三百里的时代,皇帝要直接指挥前线作战,这样的仗打不输,真是没天理了。后来的岳家军为什么屡战屡胜,就是因为当时的国家打烂了,在乱局中接班当了皇帝的赵构,已经不能再用锦囊妙计这种手段来遥控指挥部队了,这才给了岳飞这样的天才军事家机会。
  王安石的改革,强兵、扩大军事实力是第一位的,富国是为强兵提供营养的,因为如果政府不掌握天量的钱,强不了兵。至于富民,让普通老百姓过好日子的事,那基本不是王安石改革的方向。事实也是,王安石的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扰乱了民间正常的经济活动,在政治上也因为他的任人唯亲,给了吕惠卿、蔡京这些人机会,把本来平稳运行中的北宋政权搞成一团糟,给了新崛起的金朝机会,最后把北宋政府给拖垮了。
  我这么讲王安石的改革,源于王安石自己为自己设定的变法原则,出于王安石写于1060年的变法万言书,概括起来就是两句话:动员天下的力量为天下生产财富,取天下的财富以供天下使用。这话乍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同学们要知道,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朝代,“天下”是谁的?那绝对不是天下人的,只是皇帝一族的。在这个前提条件下,你再来仔细琢磨王安石的这个变法原则,那不是对百姓赤裸裸的盘剥,又是什么?看问题不能看字面漂不漂亮,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人和事太多,多到不必举例子。凡事要看事实,本质在事实中。
  (本文系作者在曲阜师范大学所作报告,原题《中国经济大势》。此次整理发表,有删改。本报将分十二期刊出)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