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雪的记忆  

2015-11-26 12:07:17|  分类: 青未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的记忆           
     下雪了,下雪了!
      
     一群孩子欢呼雀跃着,大街,小巷,院落里,他们兴奋地翘脚仰脖伸出捧成碗状的小手,去迎接这纷纷扬扬的白雪,看谁接的雪花大,看谁接的雪花多。雪毫不客气钻进衣领顿时一个激灵条件反射般蜷缩起脖子,丝丝冰凉带来了最真切与雪零距离接触。
     
     这是我童年时代一个下雪日子里的小片段,而今记忆犹新。
     
     雪总会在某个北风萧瑟天色阴沉的傍晚翩翩而来,乡村的雪之夜是静谧深沉的。鸡早早地躲进了鸡窝,就连平日狂吠乱叫的狗也被眼前气势所慑服,识趣地溜进麦草堆里缩成团入了眠。
        
      第二天一大早,风停雪息。风门子已经被雪堵得严严实实,用力推开一道缝隙,我把头探出去,惊呼一声,啊呀!这么厚的雪!于是和大人一起忙着扫雪,往外用小车推雪不亦乐乎,打扫完毕,我会急不可待地打开鸡窝们,看着鸡们从鸡窝钻出来被眼前换了新世界般得惊奇样而开怀,而那只大红冠子的公鸡一个展翅扑飞到草垛上,雪花四溅中高鸣一曲给这有雪的冬日清晨,增色增趣不少。                
     
      雪的降临,在那个电视都稀有的时代,何尝不是一场欢腾的节日,滑雪打雪仗堆雪人让我们乐此不疲忘记了回家。当时还健在的爷爷总会温热一壶酒,一口一口抿着着嘴喝,这雪好像是他最好的下酒菜。老天爷就是好啊,这哪是下雪,这下的可是白面啊!这句话,几乎每场雪,爷爷都会捋着雪一样白的胡子,悠悠地带着喜悦娓娓道来。
      
      瑞雪兆丰年,一场雪带来了丰收的希望,实际雪应该属于那广袤的原野。曾经站在村西的河坝上,翘望那被皑皑白雪覆盖地麦苗,田埂,更远处起伏不平的山脉……。惊叹!这雪太神奇了,一夜之间它统治了整个世界,这世界无条件地成了它的俘虏,渲染同化为一色,让你怦然心动耀眼的白,白得磅礴,白的心醉。
    
      有场雪在我心里一直没有融化,无论岁月如何变迁,那场雪已经定格为一场暖雪储存在人生记忆里。
    
     那年我身在外地参加工作,春节放假没急着坐车回家,而是去找本市的同学疯玩了两天,想三十那天再回家也不迟反正也就三四个小时的路程,等准备明早回家的那天晚上。天有不测风云啊,开始下雪了,从雪霜子逐渐演变成鹅毛大雪,敲鼓点般越下越急,我的心一下子被雪给压得严严实实,目瞪口呆懊悔不已。第二天早上,也就是年三十,我趴在宿舍被窝掀开窗帘往外看,雪是小了,目测地上那雪厚度足够有二三十公分。这雪,这天,长途客车肯定不敢在路上跑了,回家过年是没戏了。
      
      就在这时,有人推开宿舍门进来,不用问我也知道是谁,看大门的老韩。他本地人,老婆孩子在农村。老韩人不高,嗓门却不小,对着我就一阵大笑,哈哈……,回不家了吧,也该我有福啊,有人陪我过年喽!我当时又气又急差点眼泪流出来,落井下石啊,老韩!
        
     下午坐在门卫室里,老韩和面拌馅子忙乎完,问我,会不会擀皮子?我霜打茄子般回答,还行!老韩看我那样,拿着擀面杖对我吼,不就是回不了家过年嘛!老子和你这么大的时候,在西藏当兵六七年没回家,也没跟你似的这个熊样!来,今晚咱爷俩过年,放鞭包饺子一样也不比家里落下!
      
      老韩这一吼,把我吼醒醒了,是啊,既然如此何必不如此呢?挽起袖子接过擀面杖,忙活起来。一忙乎心头的抑郁也就忘掉了。我擀皮,老韩包,等包好水饺,老韩又喊我帮他帖对联,对联贴好了,这过年的气氛一下子就有了,我抬头望望火红的对联低头看看眼前的雪,想家了!眼泪哗哗冒出来了。老韩一看不吼我了,把我拉进门卫室安慰道,今晚我炒几个拿手菜,告诉你啊,我手艺可一般不外露。咱爷俩喝几盅,再讲讲我在西藏当兵的故事保准你爱听,咋样?我孩子般点点头摸去眼角的泪,老韩拍了拍我肩膀舒了口气说,哎——,这才像个大人!
    
      记忆里,门卫室的炭火炉子从来没有烧这么旺,炉子红通通地映红了窗外的白雪。老韩在炭火炉子上变戏法似地炒出一个又一个的菜肴,我忙不迭地帮着端菜直到那张小木桌子再也放不下。此时,我的心被眼前的一切融化温暖着,眼里闪着泪花不再是想家,而是感动。那晚我和老韩喝着聊着,酣畅淋漓痛快之极,零点钟声敲响,那挂迎春的鞭炮炸响在异乡的冰天雪地里,我兴奋之余还学小狗汪汪叫着在雪地上爬了好几圈。
    
      后来,我离开那个单位回家乡前,抱了一箱子酒专门去和老韩道别。我说,谢谢您,老韩,给了我一个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除夕夜!老韩也不客气接过酒,对我吼道,这酒我收下,你快滚蛋吧!要谢,你还是去谢那场大雪吧!说这话时,我发现老韩的眼睛变成了兔子眼,红红的。
   
     是啊,要谢该去感谢那场雪,让我认识了一位肚子里揣满了故事却从没和外人说起的老韩。
     
     此时,窗外的雪依旧不疾不徐飘洒着,白雪茫茫中,我静静地遥望着北方,那里有我工作后的第一站,有我记忆深处化不掉的那场雪,更有老韩……。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