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伟大的爱情和冰冷的泪  

2015-11-25 19:17:19|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伟大的爱情和冰冷的泪

  

商明晓
  在南京总统府的一间陈列室里,我看到了孙中山与宋庆龄的非常珍贵的革命史迹照片。其实,宋庆龄并没有在南京总统府住过,只是孙中山在1912年担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时,在这里工作生活了94天,那个时期孙中山的夫人还是卢慕贞女士。所以,在参观孙中山和宋庆龄史迹照片、孙中山办公的西花厅和居住的中山堂时,我时时会想到卢慕贞,一个善良、宽容、传统的中国女性。孙中山和宋庆龄的爱情无疑是伟大的,但成就这个伟大爱情的,却是卢慕贞的高风亮节和宽容仁慈。
  1915年10月25日,49岁的孙中山偕22岁的宋庆龄,在东京市政府办理了结婚手续,日本著名律师和田瑞为他们主持签订了《婚姻誓约书》。宋庆龄在给宋美龄的信中说:“我一生最大的快乐,是和孙先生一起为中国而奋斗中获得的,我情愿为他做一切需要我去做的事情,付出一切代价和牺牲!”有人评价说,孙中山与宋庆龄的感情,超越了单纯的男女之情,自始至终都是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
  1913年,宋庆龄从美国留学归来到达日本横滨,接替大姐宋霭龄做了孙中山的秘书,他们之间的爱自此产生并迅速发展起来。美国记者斯诺曾在20世纪30年代问宋庆龄是如何爱上孙中山的。她说当时并不是爱上他,而是出于敬仰。“我想为拯救中国出力,而孙博士是一位能够拯救中国的人,所以,我想帮助他。”1915年夏天,宋庆龄陪母亲回国,留在日本的孙中山经常若有所思,甚至不思饮食。房东梅屋夫人很担心地问:“您是不是患了相思病?”孙中山回答:“我忘不了庆龄,遇到她以后,我感到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了爱,知道了恋爱的苦乐。”
  为了阻止女儿和孙中山结婚,宋家将宋庆龄软禁在家。但宋庆龄还是在女佣的帮助下,爬窗离家逃往日本。其父宋耀如立即与妻子搭船追至日本。1980年宋庆龄致爱泼斯坦的信中说:“我的父母乘轮船赶到日本,想劝我离开丈夫,跟他们回去。”“我母亲哭着,正患肝病的父亲劝着,他甚至跑去向日本政府请求,说我尚未成年,是被迫成亲的!”“尽管我非常可怜我的父母,我也伤心地哭了,但我拒绝离开我的丈夫。”孙中山的朋友梅屋庄吉先生的女儿回忆说,宋耀如站在大门口,气势汹汹地吼道:“我要见抢走我女儿的总理!”庄吉夫妇打算出去劝宋耀如,孙中山不让他们出去,自己走到门口台阶上对宋耀如说:“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暴怒的宋耀如突然“啪”一声跪在地上说:“我的不懂规矩的女儿,就托付给你了,请千万多关照。”然后磕了三个头就走了。
  1915年9月1日,卢慕贞应孙中山之邀抵达日本,与孙中山商谈离婚事宜。1884年,18岁的孙中山奉父命与比他小1岁的卢慕贞结婚,到这年,他们的婚姻已经维持了31年。卢慕贞个性内向,身材矮小,自幼缠足,相貌普通,是个典型的旧式南方女子。为了孙中山的革命事业,她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过着艰险而又漂泊不定的生活。武昌首义后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卢慕贞也从南洋槟榔屿到了南京,成了中华民国的第一夫人。但第一夫人的日子却令她很不自在,她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对政治性应酬毫无兴趣。南京的各种政治场合,成了她的沉重负担。在南京住了二十几天,她把两个女儿留在孙中山身边,一个人回到睽别十六年的翠亨村老家。
  卢慕贞到达日本后,革命党人胡汉民、朱执信等人不但反对孙中山与卢慕贞离婚,同样也反对孙中山与宋庆龄结婚。因为在孙中山生命里,还有一位非常重要的女性,她就是长期追随孙中山并为革命做出重大贡献的陈粹芬。革命党人认为,既是和卢慕贞离婚,孙中山的结婚对象也应该是陈粹芬而不是宋庆龄。孙中山深知此事若得解决,关键在于卢慕贞,于是,便请卢慕贞到内室密谈良久。其后,卢慕贞当着众人表示:既然现在有人照料先生身边的生活,且有助于其政治活动,她愿意成全其事,同意离婚。卢慕贞也许不如淡泊名利的陈粹芬拿得起放得下,没有宋庆龄那样坚定的信仰和崇高的理念,但她绝对是个顾全大局、深明大义的女性。她把伟大和美丽让给了别人,把泪水和伤心留给了自己。1915年9月23日,卢慕贞在东京别过孙中山,独自经横滨回澳门,开始了旅居澳门的后半生。
  我很难想象,卢慕贞是怎样在异国的土地上,颠着一双小脚爬上火车,孤独地靠在车窗玻璃上,任由泪水汹涌,流过那冰冷的脸颊。她来的时候,这里还有她的丈夫,她离去的时候,这个丈夫已经与她无关了。我也很难想象,在澳门那座失去希望的小院子里,卢慕贞是怎样回忆31年前出嫁时的热闹场面,又怎样品嚼着31年来期盼丈夫回家的心情。尽管他们离多聚少,但毕竟还充满着希望,现在,这个希望永不存在了。我同样很难想象,在从48岁到85岁这37年的时间里,卢慕贞是怎样在晨光初上的薄雾里或夕阳西下的余辉里,执着地寻觅着小院子里丈夫曾经的足迹和气息,又如何孤寂地度过一个个风雨之夜。我仿佛看见瑟瑟的秋风把落叶飞花吹到她花白的头发上;潇潇冷雨打湿她三寸小脚上的那双绣花鞋。即使最灿烂的阳光,也没有温暖过她冰冷的泪。卢慕贞就是用一双小脚,走完了她善良的一生。
  走出总统府,我久久沉默。我想,在伟大的背后,总有一些默默的人,比如卢慕贞女士。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