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水阁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裴行俭(中)  

2015-03-30 20:10:34|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裴行俭(中)

    ——— 徐敬业的爷爷徐世勣灭掉了高丽,但在徐世勣去世后不久,大唐设置在高丽国土上的地方政府,被新罗迅速排挤出去。现在成了徐敬业心目中的避难地了。
   徐敬业的运气实在不好,其时正值大风浪,小船难以入海,徐敬业等人被跟踪而来的唐军捕获。
   徐敬业也有成功的机会,那是在他刚刚组建匡复军时,规划下一步战略,薛璋认为:应该就近先拿下常州、润州,攻破南京,以为立足之地,然后再北渡西征,颠覆武则天政权。魏思温则认为:兵贵神速,我们应该立即渡淮河北上,召集中原豪杰,趁武则天还反应不过来,直取东都洛阳,随后据守关隘,寻机与武则天势力决战,这才是上策。
   徐敬业选择了薛璋的建议,就地发展,虽然经过长时间苦战,也打下了润州,但给了武则天充足的时间,集合兵力,东征平叛。
   事实证明,薛璋的建议是错的。
   那么,魏思温的建议又如何呢?因为并未付诸行动,无法认定对或错。但就像这样的动摇政府根基的大规模造反,兵贵神速,打政府个措手不及的思路是对的,迅速占据战略制高点,占据军事要地都是对的。徐敬业若听了魏思温的建议,也许(当然,仅仅是也许)历史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
   徐敬业战败,徐氏子孙统统被收捕斩杀。徐世勣临死犹在苦苦筹划的保全家族,尽成镜花水月。以至于后来武则天退位,中宗复辟之时,唐中宗李显准备为徐氏家族恢复名誉,居然都找不到人来继承爵位名禄。
   不过徐世勣也可能并未断子绝孙,《旧唐书》记载,一百多年后的唐贞元十七年(公元801年),吐蕃侵入唐境,掳掠了大批汉人,回国路上,到吐唐交界处,一位名为徐舍人的吐蕃将领,将掳掠的汉人集中在一起,告诉他们:你们不要害怕,我本来是汉人,是英国公徐世勣的第五代孙子,当年太后武则天谋夺大唐皇权,我的祖先建树义旗,匡复国难,不幸失败,子孙流落到西域吐蕃,至今已过三代,虽然世代居于吐蕃国重要职位,掌握兵权,然而思本之心,不忘故国。只是在吐蕃生活久了,家眷亲族繁衍日多,已经无法再回归祖国了。这个地方是吐蕃与大唐交界之处,放了你们,都回乡去吧!
   数千百被掳掠的汉人,由此生还故里。而在雪域高原的吐蕃国内,徐世勣的世代子孙,只能翘首东望。他们的祖先抛头颅洒热血打下并守护过的祖国,他们是再也回不去了!
   裴行俭是徐世勣的平辈,他们都在瓦岗军中待过。只是当时徐世勣已是瓦岗军中有数的大将,而裴行俭的光芒,当时还掩盖在父亲裴仁基和哥哥裴行俨的威名之后。
   裴仁基是隋末名将,受杨广指派,率兵征讨瓦岗军,屡屡获胜,是瓦岗军的劲敌。但铁心要把自家江山搞倒的杨广,向裴仁基的军队派了个监军,这个监军非常有杨广风格,不把大隋长城搞倒不罢休,逼反了裴仁基。裴仁基投降瓦岗军,壮大了瓦岗军的力量,增强了瓦岗军的声威,实际作战,也为瓦岗军建立了突出的功勋。李密最后与王世充决战,裴仁基献计分兵偷袭洛阳,这一计不见得肯定成功,但起码李密战败后还有一支可倚靠的力量。被连续的胜利冲昏头脑的李密不听裴仁基的,结果大败,直接导致了走投无路,西归长安,又在叛逃路上送命。裴仁基与他的大儿子裴行俨则成为王世充的俘虏。
   王世充其人,也称得上一代枭雄,否则在群雄并起、各展所长的隋末战场上,也不会成为一方霸主,支撑那么长时间。他的眼光是有的,识别人才没问题,不拘一格用人才也没问题,否则单雄信、秦琼、程咬金也不会为他所用,但他在渴望人才也能够使用人才的同时,又对人才怀有深深的不信任,一边使用,一边防范,这样的疑心,让真正的人才最终从身边流失,秦琼、程咬金都是在追随他一段时间后离开。抓获裴仁基父子后,王世充也是非常希望这父子名将都能为他所用,他还做主把侄女嫁给裴行俨,成为裴行俨的叔丈人。而在这同时,王世充对裴仁基父子又百般提防,始终不能放心放手。这让裴氏父子如处针毡,终于下决心叛郑投唐,却因行事不密,被王世充先下手为强,一起杀了。
   大唐皇帝追念裴仁基为欲投归而死的忠诚,对裴仁基的遗孤裴行俭特别照顾。贞观年间,裴行俭通过科举考试,被授予左屯卫仓曹参军之职,相当于军区部队后勤部的校级军官。当时苏定方任大元帅。前文中介绍过,苏定方被后世演义传奇蓄意抹黑,实际上这是位初唐时卓越的军事家,身上难得具备人性的光辉。他在视察部队时,与裴行俭多次交流,极其欣赏裴行俭的军事禀赋,说:我一直想找个人,把我的用兵之术传授下去,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见到你,才算可以完成心愿啊!于是将一生所学及行军作战经验,一一传授给裴行俭。
   公元677年,本已臣服的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都支反叛,西域局势动荡,唐高宗李治计划派大军征讨,裴行俭认为:国家为此动员大军,弊大于利,其时波斯王刚刚去世,波斯王子正在长安做人质,不如假以送王子回波斯继承王位的借口,派少量兵马路经突厥部落,视情况发动突袭,可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
   裴行俭嘴巴说得山响,到底行不行啊?不过能少动刀兵最好,李治马上册立波斯王子为波斯王,任命裴行俭为安抚大食使,送波斯王子回国继位。
   西行路上,荒漠连天。一日,遇沙尘暴,向导迷了路,战士们又饿又渴,裴行俭下令就地扎营,装模作样地向天祷告一番,说:离泉水很近了。随即风止云散,前行数百步,果然有水草丰美,战士们无不精神振奋。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